总汇

<p>联邦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周四表示,9个州高达24%的健康保险费“过度”,应予以阻止</p><p>但是,该机构将不得不依靠各州采取行动,因为联邦政府缺乏权力</p><p> 2010年颁布的医疗改革法要求健康保险公司将联邦审查的利率提高10%或更高</p><p>自该法生效以来,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已经审查并发布了180多份关于健康计划的费率审查提案,涵盖130万个人和小企业雇员</p><p> 2010年2月,在立法通过的前一年,当保险业巨头WillPoint的加利福尼亚子公司试图提高其80万客户的利率时,2010年2月,大型年度健康保险费成为国会关于医疗改革的辩论</p><p>这是一个热点问题</p><p> 39%</p><p>当时,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表示,他对WellPoint的Anthem Blue Cross提出的建议“非常不满”</p><p> “现在是时候让这些公司立即撤销这些不合理的加息,向消费者发放退款或公开解释他们拒绝这样做,”健康与人类服务部长凯瑟琳西贝柳斯周四发布消息</p><p>在手稿中说</p><p>该机构没有在其通知中列出健康保险公司的名称</p><p>国会授权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强制要求审查大额保险费的增加,但没有权力阻止它们</p><p>各州,而不是联邦政府,有责任拒绝高级加息或允许他们继续加息</p><p>根据联邦部门的说法,在国家医疗改革之前,30个州有自己的费率审查规则,其他7个州制定了该计划,因为法律提供了2.5亿美元的资金</p><p>该部门表示,自2010年以来,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俄勒冈州在内的27个州的代理商已允许保险公司汇回保费</p><p>今天的公告影响了亚利桑那州,爱达荷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弗吉尼亚州,威斯康星州和怀俄明州的43,000个健康保险计划</p><p>健康保险行业坚持认为,健康计划的保费是基于客户的实际医疗费用以及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