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汇

<p>审查最高法院“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法”的健康保险承保要求(这项任务应该注意保守派提出的第一项任务可以取代任何可能类似于政府提议的国家保险)任务)是丢失</p><p>讨论我们如何首先进入这个职位</p><p>虽然我们为成为历史上最繁荣的国家感到自豪,但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却买不起医疗保健</p><p>儿童及其母亲无法获得预防性护理</p><p>因年龄和工作而精疲力尽的人无法支付医院账单</p><p>我们的政治文化看起来像政府赞助的单一支付系统的想法,表面上是因为自由市场认为它是一个非常好的医生......或者其他什么</p><p>因此,我们依靠雇主为仍在劳动力市场的每个人提供健康保险,并向其他人提供长期资金不足的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计划</p><p>雇主如何支付医疗保险</p><p>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事故:在上个世纪中叶,工会的力量足以捕捉雇主的工资增长</p><p>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压力阻碍了实际工资的增长时,另一种方法是要求雇主提供健康保险</p><p>公司购买了保险,或者他们支付了由雇主和工会共同管理的员工福利计划</p><p>请记住,在此期间,工会代表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工人,并为整个劳动力树立了标准</p><p>如今,工会在私营部门员工中的比例不到7%,雇主根本没有感受到提供健康福利的压力 -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员工可以承受的保险</p><p>美国作家协会,东方,AFL-CIO,是一个工会组织</p><p>我们与电视,广播,电影和数字媒体业务中的数百名无代表作家和其他人进行了交谈</p><p>到目前为止,人们抱怨的头号问题是缺乏健康益处</p><p>有些公司只为其高管和其他一些员工提供健康保险</p><p>一些公司表示,他们可以为每个人提供保险,但保费很高,实际参与的人很少</p><p>其他公司不向任何人提供任何好处</p><p>非工会作家和其他人要求公会代表他们并就最重要的事情谈判可负担的健康福利,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p><p>然而,绝大多数美国工人发现组织和集体谈判极其困难,无法确保雇主提供健康保险</p><p>在我看来,美国人获得所需健康保险的最佳方式是行使工会代表权的集体力量,这不仅仅是提供讨价还价的机会</p><p>然而,随着劳工运动的减弱,